中国特殊教育信息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心灵家园 > 星雨故事

一个人的世界——自闭症孩子涛涛的故事

时间:2010-12-29 09:57:41  来源:株洲网  作者:
涛涛经常一个人跟电视机捉迷藏,但转眼间便开始讨厌。

  4岁的涛涛,来自炎陵,2岁时突发的自闭症将他的五彩世界描成一抹灰色。

  今年6月,在湖南省“0-6岁贫困残疾儿童抢救性康复项目”里,他接受了株洲同心圆自闭症儿童康复训练中心为期100天的康复训练,脸上的笑容,微微多了起来。

  在摄影记者的镜头里,他喜欢一个人和电视机捉迷藏,但是眨眼就开始讨厌这个活动。

  他的眼神从来不会躲避,也不会觉得镜头新鲜。因为,这都是他一个人的世界。

妈妈为了不让涛涛手指互相缠住,用袜子绑住他的无名指,涛涛有些抗拒地拍着桌子。

 
在家里,妈妈会给他做些康复训练。但并不像在康复中心训练那样系统,只能用一些零食来吸引涛涛的注意力。

    我生活在一个奇怪的世界里,有时候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有时候又有别人。

    在有别人的时候,他们都冲着我叫“涛涛”。听他们说,我有4岁了,大概在2年前,我变成现在的样子。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我没有觉得我有过什么很大的变化。

    更多的时候,我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我能看到一些很有趣的画面,一些很有趣的人,我就冲着他们笑。但是只能看,摸不到。

    还有些家伙,会惹我生气,我就会握着拳头,做出一副要揍人的样子,他们就老实了。

    我右手的无名指,总是会长一些东西,我喜欢用中指或者小拇指去压着它。但是,别人总是不喜欢我这样做,他们总是会把我的手指拉开,我越用力反抗他们也越用力拉。尤其是,那个叫“妈妈”的人,最近拿一根布条把我的无名指缠住了,以为这样那个“东西”就不会再长了。其实它一直在,只是被“妈妈”绑了布条之后,我的手指很难再放到无名指上去压那个“东西”了。

    “妈妈”和一个叫“爸爸”的人,经常把我抱起来,用他们的脸蹭我的脸,痒痒的,不舒服,冬天的时候还很冷。

    他们还会用嘴来“啃”我的脸,弄得我满脸的口水,我越躲他们越是这样……不过有时候我又希望他们这样,觉得这是对我好。

    现在我整天呆在一间被叫做“家”的房子里,“妈妈”守着我,要我做一些我不太想做的事情,还会在我做完之后称赞我、给我东西吃。

    记得不久前,我在一个有很多人的地方玩了一段时间,那里有很多看起来和我一样的人,都有“爸爸”“妈妈”守着,我们在那里跟那些叫“老师”的人,做一些以前没做过的事,他们管这些叫玩游戏、上课。虽然有些无聊,但比一个人有意思多了,本以为会一直在那里,结果又被“妈妈”带回了“家”。

    听“妈妈”和“爸爸”说,我好像得了一种病,治病需要很多很多的钱,还不知道能不能治好,他们不敢把“家”卖了给我治病,怕治不好又没有“家”了。

    前几天,有个叔叔,还一直拿着一个黑盒子对着我,说是给我“照相”。

    我不喜欢这样。


妈妈折了很多千纸鹤,希望涛涛快点好起来,可他从未抬头看过。
顶一下
返回首页
回首页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