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者的心声

时间:2010-12-03 09:38:25  来源:台湾  作者:沈明萱

 uMe特殊教育信息网

我慒慒懂懂的来到这个不平凡的世间,从有生命的开始,我什么都不知道,爸爸妈妈带我到处求医,妈妈告诉我台湾我经过台大医院诊断我为自闭症儿,再由马偕医生每天给我打针吃药,我害怕到医院,吃药我就会吐出来,后来经过三军总医院脑科权威医师建议不用打针吃药,自然发展…。
到了六岁我突然开口叫妈妈,妈妈高兴得泪水直流,我知道妈妈每天为我辛苦,教我怎么说话、认字、做人、做事,我都牢记在心中,入学前我已认识许多字,而在入学之后,就慢慢地适应环境,但是因我自小患有自闭症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与同学交往,一些顽皮的同学,会无缘无故的欺负我,我气在心里,但是我说不出来,只有无奈的大声跺脚,很是痛苦,妈妈也非常操心,她烦恼得睡不着觉,我也常常看到妈妈在流眼泪,我其实也很伤心。
在就读国小一、二年级的时候,老师教过启智班学生,对我这样的孩子很会体谅,也耐心教导我,并叫同学照顾我,到了国小三年级时,换了刚毕业的女老师,不了解特殊教学的方法,对我的自闭症行为不谅解,也常常体罚成绩不好的同学,我并非成绩不好,老师怕她的恶行被陪同我到校上课的妈妈知道,会向校长反应,所以要我转到启智班去就读,妈妈坚决反对,跟校长说我要是转到启智班,会影响我的功课并造成社会负担,感谢校长同意让我继续在成功国小读书,我为了感谢校长及报答母亲的爱护,所以更加认真读书,使成绩更进步。
国中时,我因为数学成绩考全班第一名,一些坏学生忌妒我,把我的书本及作业都拿去丢掉,没有人承认,我气得头撞墙,头都撞肿了,女同学打电话让妈妈来带我回家,以后我一个星期都不愿意上学,后来妈妈带我去台大儿童心理卫生中心去看诊,宋维村医师说正在追踪这种跟我同年纪的自闭症孩子,宋医师和我侃侃而谈并问我许多问题,劝我去上学,因为我本来就喜欢上学的,只因不堪被同学把我最心爱的课本丢掉才不敢去上学,经过宋医师的开导,我决定要上学了,妈妈到学校请校方将我转到好的班级,同学比较优秀,不会欺负我,妈妈又重新到台湾书局去新买了一套国三的教科书,我又换班重新上学,之后我对计算机、机械等方面感到兴趣,于是高中时我考上了振声高中电子科,继续就读,但是班上也有坏学生欺负我,我跟着他们学讲粗野话,他们在黑板上写骂老师的脏话,我也不知不觉的跟着写,老师来之前,他们把自己写的擦掉,留下我写的,老师看到了,就报告校长,校方要我退学,通知妈妈到学校,妈妈跟校长(天主教神父)说我是自闭症儿我是无辜的,心理像白纸一样…。校长问我很多问题,他知道我是很憨厚的孩子,心中善良,本性很好,不会做坏事,所以答应我不要退学。我在电子科的六声道音响的实习作品还得了第一名奖状,光荣的毕业了,没有辜负校长的期望。
台湾七十五年高职毕业前,有几个坏学生恐吓我,叫我毕业以后不能继续升学及出社会工作,他们说如果看到我要揍我,害我不敢出去,等到他们都去当兵了,我才去电子工厂去担任测试员工作,我常常帮忙同事加班到晚上十点多,到了台湾七十七年,我还想要继续升学,就以高分考上第一志愿健行工专二专部电子工程科计算器工程组(之前改制为清云技术学院,现又改制为清云科技大学),毕业后,又到中强电子工厂担任技术员,到了台湾八十二年由台大医院詹和悦老师透过魏恒国先生介绍我到资策会信息科学展示中心(现为资策会推广服务处)去任职,十二年来,我认真的工作,受到同仁的鼓励与爱护,心里感受深刻。
人生的路途是坎坷的,我承受过来了!我还算是很幸运的,能够一面上班,一面完成国立空中大学的学士学位,我感到很荣幸。
古人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凡事没有不劳而获的,人活着要做有意义的事,不然就白活了,我对工作要负责,并认真学习,脚踏实地的做事,并继续努力以求上进,我就是以这样的标志,做为我人生的座右铭,开启我的人生历程,这样就是我的生活目的。
关键字:孤独症 自闭症
顶一下
返回首页
回首页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